欢迎您, 登入账户  注册账户
中国东盟商品交易第768会员
浙江禾信大宗商品交易中心第088号会员
我的位置:首页 > 投资资讯 > 行情资讯
行情资讯
【瀚智投资】“石油换贷款” 小心毁掉最后的救命稻草
发布时间:2016-05-25 17:09:42   作者:admin   来源:
     作为亚洲重要的现货原油贸易枢纽,新加坡外海停满了40多艘超级油轮。同时,满载着原油的油轮最近一个多月也络绎不绝地驶往青岛港,以至于到港轮船数量达到历史最高纪录,导致了严重的船舶压港现象。
    在这种“奇观”背后,是中国今年的原油进口大幅增长。这一方面和国内需求激增有关,因为民营炼油厂自从去年底国家逐步放开原油进口资质之后大举进口原油;而另一方面,或许还与多年前中国与欠发达国家签署的“石油换贷款”协议有关。
    路透社报道称,那些在油价高涨时去贷款,约定以石油归还的穷国现在纷纷发现,由于油价的暴跌,他们必须交出相当于当时估计数量三倍的石油,才能完成自己的还款义务。这就使得安哥拉、委内瑞拉、尼日利亚和伊拉克等国家的财政状况越发糟糕,也加剧了石油输出国家组织(OPEC,欧佩克)内部的分裂。
    欧佩克下周就要开会了,这些穷国将会持续要求削减产量以提升价格,而富有的海湾产油国如沙特阿拉伯等几乎都没什么债务,还将坚持不采取任何行动,对油价在过去两年间下跌60%的事实不闻不问。
    安哥拉现在已经是非洲最大的产油国,该国2010年以来从中国借了250亿美元贷款,包括去年12月的50亿美元,今年要偿还债务,几乎需要交出国有石油公司的全部产量。
    根据路透搜集到的各种数据估算,今年当中,安哥拉、尼日利亚、伊拉克、委内瑞拉和库尔德斯坦需要偿还价值30亿美元到50亿美元的石油。在油价每桶120美元的时候,如果要还50亿美元,只要日产100万桶多一点就足够了,而在油价40美元上下的今天,却要求超过300万桶。智库Energy Aspects的森恩(Amrita Sen)指出:
“所有这些国家,安哥拉、尼日利亚、委内瑞拉等所有的资金都用来维持生存了,根本没有任何剩余资金可用于投资,这对他们的长期发展前景是非常有害的......人们常常会只看着当下的产量数字做判断,却忘记了如果你将全部产量都根据贷款协议交给中国或者其他买家,你就不可能投资于持续增长,自然也就无法从未来的高价格时期获得应得的好处。”
中国同时也是委内瑞拉的最大金主。2007年以来,中国已经向委内瑞拉政府的保险柜注入了500亿美元,包括去年9月的50亿美元,而这些都是要用石油和燃料归还的。
    尽管贷款协议的具体细节保密,但是巴克莱的分析师们估计,加拉加斯(Caracas)今年应该偿还北京70亿美元的石油,这就意味着每天必须生产80万桶左右才能满足要求,而油价100美元的时候,23万桶就够了。
    上周,委内瑞拉宣布他们与中国达成协议,修改了原来的条款,让自己的经济获得了急需的“氧气”。不过,具体细节依然没有披露。多的投机者也将会加速抛售。
尼日利亚和伊拉克也都各自欠壳牌和埃克森美孚大量的债务。
    伊拉克目前正在与美孚、壳牌和卢克等公司沟通,希望能够修改协议,以争取到用于新油田开发的投资。按照估计,他们今年该偿还价值230亿美元的的石油,但是他们说,以现在的产量算,至多只能交出90亿美元的油。
    尼日利亚今年需要交给各大公司30亿美元的石油,因为后者为这个国家提供了联合开发油田的资金。伊拉克半自治的库尔德斯坦自然资源部长介绍说,他们今年需要偿还Vitol、Petraco和土耳其30亿美元的石油,他们借钱则是为了与极端组织作战。欧佩克最小成员国之一厄瓜多尔从中国和泰国企业借了80亿美元,也需要以石油偿还。
    相反,欧佩克当中那些海湾富国——沙特、阿联酋、科威特和卡塔尔很少与外国大公司合作,也没有和中国签订过石油换贷款的协议。于是乎,他们每天卖石油得到的收入都直接进了自己的国库,而那些穷国的石油,很大一部分都用来还债,这就使得他们无法投资基础设施,无法持续发展。
    结果就是,在沙特大规模投资新油田并酝酿进一步增产的时候,尼日利亚和委内瑞拉却面对着产量大幅度缩水的威胁。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沙特坚持拒绝全球性减产,因为他们没有债务,自然也就可以大量投资开发,强化自己在市场上的统治性地位。
    与此同时,尼日利亚和委内瑞拉则绝望地挣扎着,希望达成减产提价的协议,让自己可以少交给债主一点油,有余钱投资于油田开发。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商品策略部门负责人克罗夫特(Helima Croft)总结道:“最终,我们可能会看到那些压力巨大的国家一个又一个发生供应中断,而这就会加速市场再平衡的进程。”
    上述多个国家的囧境或许也解释了为何中国突然被淹没在“石油的海洋里”。一旦产油国遵照协议以更多石油来偿还贷款,这部分石油就不能理解为中国的主动进口需求了。最关键的问题是:中国到底能消化多少供应?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消费国之一,中国已经遇到了炼油瓶颈。BMI Research认为,中国的炼油基建设施跟不上石油购买的速度,炼油利润增速放缓可能导致民营炼厂的进口胃口缩减。同时,满负荷运转的港口码头十分拥堵,且存储空间接近耗竭,中国未来的石油进口可能存在增速放缓的风险。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广西瀚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备案号:桂ICP备16001731号-1    "商品现货交易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本公司受中经商品交易中心监管